会飞的多啦

摇滚与隐士

止语于黑夜,
独坐,
白雪醉松风,
弹指一挥,月落深山,

我越走越远,
山越来越近,

石头嶙峋陡峭,
野花开的正艳,

不想被锋利所伤,
又不想伤及香气,

于是,
我越来越远,
山越来越远。

他说的地方,和家乡很像,
一条高速公路穿过原野,
而如今,我住在离地很远的地方,
电热水器,煤气灶,花盆,
球场,人造风景,

你像蔬菜,
你像水果,
你像姐姐,
你像妹妹,
你有时候,
就是不像你。

秋后

被我亲手掏出的南瓜种子,
在窗台听雨,
听着听着,
听出了些秋意。

束之高阁的丝瓜安全过秋,
洗着冷水澡,
等着待着,
结局一丝不挂。

困兽

束之高阁的狗做着束之高阁的梦,
秋后的丝瓜在屋顶一丝不挂,
困兽已经习惯在一平方的铁笼中,
在偶尔外出的时候团缩着四肢,

立秋了,
于是这场雨该叫做秋雨了

1 / 4

© 陌上草熏 | Powered by LOFTER